2014年05月21日

成都平原最早古城:史前人骨完好 4600年前核桃随葬

  在发掘区内,考古人员发现了丰富的遗存,如墓葬、人祭坑、奠基坑、灰坑、灰沟、水井、建筑等等。截至目前,已经清理出墓葬89座、人祭坑1座、灰坑86个、灰沟12条。

  墓穴中的随葬品往往是人们关注的一大焦点。然而,此次高山古城遗址的89座墓葬内,仅有少量墓葬发现有随葬品,目前为止发现有1个象牙制品——象牙镯,以及3个核桃揪。据了解,这种核桃揪是核桃果实的一种,“类似于我们今天的山核桃”。从图片可以看到,这些史前的核桃保存十分完整,纹清晰。专家介绍,使用核桃作为随葬品的随葬习俗,这在成都平原尚属首次发现。“可能是物依稀为贵,核桃成为了一种珍贵的藏品,也有可能是其他作用。”对于核桃的意义,仍待进一步研究。

  其中,石器分为打制和磨制两类,以磨制石器为主,器形主要包括斧、锛(一种砍削木料的工具)、凿、刀等,以穿孔石刀、双肩石斧、打制的燧石器(包括石核、石片及燧石原料等)较有特色。

  陶器则以泥质陶居多,烧制火候较高,器形包括罐、壶、尊、盆、钵等,纹饰较为丰富且精美。此外还发现了一些宝墩文化此前从未出土的陶器新器形,如宽大耳器、直口壶形器等。“从陶器的风格初步判定,高山古城遗址新石器遗存的主体年代处于宝墩文化的偏早阶段。”专家说道。

  通过采集大量土样标本进行浮选,人们初步鉴定了水稻、粟、黍等植属,并确定当时高山古城遗址的先要食用水稻和粟。另外通过4年的系统钻探和重点发掘,考古工作者发现高山古城遗址内外分布着自新石器、商周至汉代三段不同时期的聚落。不过,商周至汉代的聚落均发现在城外。考古人员猜测,有可能是汉代时期人们对高山古城遗址有所。

  高山古城遗址的发现,刷新了成都平原考古学遗存宝墩古城的历史,使之成为成都平原已知最早的古城。”因此,该遗址为研究四川盆地新石器时代文化的渊源与发展演变规律提供了难得的资料,再次证明了成都平原为中心的长江上游地区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

  考古队员介绍,高山古城遗址发现的史前墓地为成都平原新石器时代古人口学、古人种学、古病理学研究提供了重要考古资料和研究案例。“该遗址的发现,对于研究成都平原文化的来源、演变与分布规律和古代人口构成、社会分工、、健康状况等有着重要意义。”

  此外,该遗址发现的奠基坑和人祭坑是成都平原年代最早的,有助于推进成都平原史前生活的复原研究,成都平原史前社会复杂化进程,从而进一步解开古蜀文化之谜。

  据了解,目前高山古城遗址发掘工作还在紧行中,与此相关的科学研究工作也在进一步展开,期待不久后会有新的发现。

  据了解,受等影响,三星堆、金沙、宝墩其他时期的遗址人骨保存均不佳。而令人惊喜的是,此次高山古城遗址的人骨骨架保存状况竟然十分完好,这在目前成都平原发现的宝墩时期墓葬中是极为罕见的。

  专家同时强调,这也是目前成都平原已发现的年代最早和保存完整的史前墓地。伴随对骨骸信息的分析,三星堆纵目面具的神秘面纱可望揭开。